来自 莱利彩票网址 2018-12-14 21:28 的文章

以为不说话就完了?楚家这么多生意,商队的待

 楚休沉声道:“眼下商队人心惶惶,如果没有一个足够分量的人带领,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起程?
 
    其他的事情可以耽搁,但我楚家的药房可耽搁不得,药房中有一些药再不采购回来可就要断货了。
 
    孩儿身为楚家嫡系,自当身先士卒,振奋人心,所以还请父亲大人允许。”
 
    楚宗光皱了皱眉,他似乎没想到楚休的觉悟这么高。
 
    不过想一想他还是道:“那你就去吧,小心一些。”
 
    楚休拱了拱手,在其他人不解的目光当中走了出去。
 
    其他那三个楚休的兄弟也没有管他,这种吃力不讨好,甚至还有危险的事情,白给他们,他们都不会去干的。
 
    之前商队的人都集中在一个小院落当中,几十号人垂头丧气的,被来往的楚家众人指指点点。
 
    说出来这一次他们的确是窝囊,刚进山就被人给劫了,东西没保住,人也死了不少,甚至有些人都产生了畏惧的心理,不敢再去走商队了。
 
    楚休分开人群走进来,那帮人也是无精打采的,只有几个人站起来,对着楚休拱拱手道:“见过二公子。”
 
    撇了众人一眼,楚休道:“都收拾收拾,商队重新起程,前往燕国。”
 
    一听这话,那些人顿时便着急了起来,立刻便有人道:“二公子,我们这才刚出了事情,怎么也要修养一段时间,想个对策再走吧?万一进山又被盗匪给劫了呢?”
 
    其他商队的人也是纷纷附和,他们是真的被吓破了胆子。
------------
 
第十四章 演戏
 
    商队是楚休让韩豹派人去劫的,但楚休的意思只是要把张全这些管事给弄死,其他人他可是还准备留着的,要不然商队一个人都没有,他这个商队又有什么意义?
 
    而事实上他们也没死多少人,但剩下的这些人貌似都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了,竟然不敢继续走了,这让楚休心中冷笑不已,他那便宜老爹是真对楚家的事情不上心啊,这帮下人都已经被惯成这幅模样了,他居然也不管管。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冷声道:“修养一段时间?想个对策?简直就是笑话!
 
    死的又不是你们,你们连一点伤都没受,修养什么?
 
    至于对策,南北殇邙山的盗匪为祸都已经几十年了,连魏郡官府北燕朝廷都管不了,你们还想要对策?一群废物,怕了就直说,找什么借口!”
 
    那些商队的成员都是一脸的怒容,不过楚休怎么说也是楚家二公子,他们连管事都不是,也不敢跟楚休叫板,只是带着一脸怒容在那里沉默。
 
    楚休冷笑道:“以为不说话就完了?楚家这么多生意,商队的待遇是最高的。
 
    其他打杂的下人每个月的月钱才一两和二两,你们商队最少都是十两,管事甚至能达到百两!
 
    楚家给你们这么多的月钱,不是让你们来当大爷的,你们怕死不想去,有的是人想去!高备!”
 
    楚休喊了一声,高备立刻走出来道:“小人在。”
 
    楚休淡淡道:“去,告诉楚家杂役房的那些下人,他们有人敢拼命,我商队就敢要,月钱最低十两,只要每次顺利归来,商队收益的半成便作为他们的赏钱。”
 
    楚休又把目光转向了其余商队内的人,淡淡道:“至于你们,不想在商队拼命没关系,去找柳管家,让他重新给你们分配地方,当然柳管家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估计也没时间管你们了。”
 
    商队那
    所以楚休只是淡淡道:“机会只有一次,你们若是再没把握住,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现在愿意继续呆在商队的,都跟我走。”
 
    在场七十多名商队的成员,只有十多人实在是被吓破了胆子,宁肯不要商队的待遇也要离开,至于其他人嘛,都乖乖跟着楚休一起去准备,重新起程。
 
    商队的章程其实并不算太难,无非就是互通有无,把魏郡的特产卖到燕国去,大赚一笔,然后再从燕国那边带一些特产回到魏郡来。
 
    只不过从若是从大路走的话,虽然安全,但时间太长,一个月的时间都无法绕过殇邙山。
 
    而直接横穿殇邙山的话,快的话一个月都能走两个来回了。
 
    这次楚休带队,他早就已经跟韩豹打好了招呼,让韩豹的手下配合他演一场戏,是演给楚家的人看,也是演给殇邙山内其他的盗匪看的。
 
    进入殇邙山后,楚休走的是另外一条张全他们曾经走过的商路,一路上那些商队的下人都仿佛是惊弓之鸟一般,生怕再有盗匪。
 
    不过现实却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此时,一个大笑声却是忽然传来:“小的们,都出来吧,生意来了!人杀了,东西留下!”
 
    话音落下,上百名盗匪从密林当中窜出来,将商队团团围住。
 
    此时商队内的那些人都已经快后悔死了。
 
    早知道如此,他们才不会跟楚休继续来找死,结果现在钱没拿到,命却是快没了!
 
    但就在此时,楚休却是忽然对着高备道:“拿火油,准备点火!”
 
    高备点了点头,直接掀开装着货物的马车,打开马车顶部的一个陶罐,其中散发出了刺鼻的气味,赫然是一罐火油,而高备这时候也是从怀里拿出来了一块火石,随时可以将那火油点燃。
 
    楚休指着那陶罐沉声道:“诸位,每辆马车上可都有这么一个火油罐,你们求财害命,但我楚家之人也不会任人宰割!
 
    大不了我一把火将货物给烧了,然后再跟你们死战一场,你们也别想得到任何东西!”
 
    商队的那些人看着楚休,眼中都露出了一抹讶异之色,显然没想到这位二公子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只不过万一碰上个脾气爆的盗匪,宁肯不要这东西也要杀了他们怎么办?
 
    盗匪当中,一名扛着开山刀的壮汉走了出来,这人楚休认识,乃是韩豹的手下心腹之一,有着淬体境的实力,大名不知道,但其他盗匪都叫他冯一刀,意思是他的刀法很快,杀人经常只用一刀。
 
    冯一刀装作不认识楚休,他冷笑道:“跟大爷我玩这一套还嫩点,你信不信大爷我宁肯不要这些东西,也要宰了你们?”
 
    楚休摇摇头道:“这又是何苦呢?这位好汉,不如这样,你跟我比试一场,我输了,任你处置。我若是赢了,诸位便让我们离去,这样如何?”
 
    冯一刀大笑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也想跟我动手?你既然想要找死,那我便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