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莱利彩票官网 2018-12-14 21:25 的文章

内的管事都被那些盗匪追上挨个斩杀张全的心中

  高备愣了一下,这才点点头道:“当然能,商队每次出发都要在楚家内留着备案的,这样我们才能估算出商队在每个时间究竟到了哪,一旦超时归来我们也要即使去寻找,这东西又不是什么秘密,很容易就能看到。”
 
    楚休拿出一张纸,写了一封信,在上面划出了一个奇怪的印记交给了高备道:“去把商队的路线图拿到手,放到城外北方三里外的乱石堆当中。”
 
    高备虽然人老实,但他却不蠢,他大约也能猜到楚休想干什么,这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但他已经是楚休这边的人了,楚休让他干什么,他就只能去干什么,要不然,后果他已经从楚休那狠辣的行事方式当中感觉出来了。
 
    此时张全的商队已经出城,其中一名管事凑到张全身边,皱着眉道:“老张,你今天可是把二公子给得罪死了,我可是听人说过,二公子当初在家族议事当中是怎么对付柳管家的,这位二公子自南山矿区回来之后,可跟以前的那位二公子不一样了。”
 
    张全毫不在意道:“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也别忘了,我们这些年来收了三公子多少的好处,包括那次我们被人诓了一次,买回来一堆假药,那件事情可是三公子和二夫人帮我们遮掩下来的。
 
    我们都是楚家的下人,但楚家将来是谁的楚家却是还不一定,既然已经站了队,那就不要三心二意,出了事情,二夫人和三公子会帮我们扛下来的。
 
    就像今天这样,我的态度可是挑不出毛病来,他楚休敢杀我?楚家是大家族,既然是大家族,那就要讲规矩,我们只要别坏了规矩,那楚休就动不了我们。”
 
    入夜之后,张全带领着商队直接便进入了殇邙山的密林当中。
 
    楚家的商队人数只有百人左右,抵抗盗匪的实力并不算强,但张全他们也都是这商队的老人了,经验丰富,抵抗不了那就躲,殇邙山这么大,以他们的经验完全可以绕过那些盗匪,并且把身后的痕迹完全扫除,安然无恙的离开这殇邙山。
 
    就算有时候运气不好被盗匪发现,那张全他们也果断无比的扔下货物就跑。
 
    那些盗匪虽然劫财杀人,狠辣无比,但跟杀人比,劫财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一旦遇到这种情况,那些盗匪肯定会先去夺他们留下的货物,而张全他们也可以从容逃离。
 
    商队遇到这种事情是难免的,只要不是经常出事,楚家那里也不会怪罪,多走几趟这损失也就回来了。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张全对商队的人低声道:“再走一段路,前方有个不小的山洞,我们去那里休息。”
 
    不过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却是大笑着传来:“不用走了,今天你们想休息,就在这里休息个够吧!”
 
    随着这个声音传来,一个个火把升起,兵刃出鞘的铿锵声传来,周围密密麻麻的盗匪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张全的神色顿时一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条路是他最近才准备走的,附近也没有盗匪的山寨。
 
    最重要的是就算他真是倒霉意外碰见了盗匪,那也能察觉到一丝动静才对,而且这些人盗匪却分明就好像是知道了他们的商队路线,特意在这里等着他们!
 
    “跑!”
 
    张全直接大喝了一声,直接催马转身便跑,其余的管事和商队的人也是如此,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想那么多了。
 
    不过跟他们预想之中的有些不一样,这些盗匪的素质简直都能跟官兵相比了,面对他们留下的货物,这些盗匪连看都不看,直接向着他们杀来。
 
    而且这些盗匪当中武功较强的几个都盯着他们这些商队的管事杀,寻常那些商队的武者他们反倒是视而不见。
 
    眼看着他们商队内的管事都被那些盗匪追上,挨个斩杀,张全的心中不由得焦急了起来。
 
    他一咬牙,拔出一柄匕首,扎在马臀上,马匹痛的嘶吟一声,加快了速度。
 
    但就在此时,一柄重剑却是从远处飞来,直接砸向张全。
 
    张全虽然是商队管事,但他只是练过一些粗浅拳脚功夫,这些年来他能掌管商队,靠的也是自己的手段,而不是武功。
 
    那重剑砸来他下意识的回头抬起胳膊要挡,但却直接被砸的双臂碎裂,吐出一口鲜血,直接落马。
 
    在他的身后,马阔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拎起地上一脸惊恐之色的张全,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张全对吧?楚休公子让我给你带句话,张管事,一路走好!”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张全的眼中便都已经被惊骇所填满。
 
    明白了,他全都明白了,他们楚家那位二公子竟然勾结盗匪来劫杀自家的商队!
 
    不过此时张全已经没有时间去愤恨或者是后悔了,因为马阔已经掏出一把匕首来,捅进了张全的胸口,使尽拧了拧,这才把已经挣扎着气绝的张全给扔在了地上。
 
    马阔甩了甩匕首上的鲜血,对着其余的盗匪一挥手道:“去,把货物打开,看看楚公子给我们的见面礼如何。”
 
    第二天一早,楚家大宅内部便传来了一个消息,楚家的商队被劫杀了!
 
    整个商队一百多号人,不仅货物全部丢失,而且还损失了二十多人,最重要的是这二十多人里面包括三名商队的管事,竟然一个都没逃出来。
 
    楚家行商这么多年,只有开始那段时间因为不熟悉殇邙山的小路,所以才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而最近几年可从来都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
 
    二夫人的院落内,楚生的脸上带着一丝阴郁之色:“娘,你说这件事情会不会跟楚休有关系?张管事他们刚刚得罪了楚休,结果这边就出了事情。”
 
    二夫人也是神色阴沉道:“不知道,按理来说楚休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才对,这件事情如果让老爷知道,他就算老爷的亲儿子,老爷也会废掉他的。
 
    况且他就算是有这个胆子,也没整个能量,北殇邙山上的盗匪桀骜不驯,怎么会听他的话?上次我请出一个不入流的小山寨都花了一万两银子,楚休哪来那么多的钱?
 
    在没有证据之前,这件事情不要出去乱说,否则会惹老爷不快的。”
 
    楚生点了点头,不过这时候他忽然道:“要不然我们把楚休的那几个下人都给挖过来,问问他们知不知道什么线索?”
 
    二夫人冷哼了一声道:“那楚休从南山矿区回来之后倒是变得谨慎了许多,他之前的那些下人在回楚家后,又被他给打发到南山矿区去了,现在根本找不到人,唯一跟在他身边的就只有一个高备。
 
    不过那人那里,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而楚生却是偶尔瞄楚休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方几名死里逃生的商队成员脸上依旧带着惊恐的表情叙说着那晚发生的事情,可惜却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他们连对方的匪号都不知道,相貌也没看到,那帮盗匪见人就杀,他们只顾着逃命,哪里还管得了这些?
 
    楚宗光略微烦躁的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这次的教训都给我记住了,下次小心一些,散了吧,我回去闭关了。”
 
    这时楚休却是忽然站出来道:“父亲大人,眼下商队群龙无首,我愿意带领商队再走一次殇邙山。”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包括楚休那三兄弟都是如此。
 
    楚家从在通州府建立家族至今,除了跟其他家族势力明里暗里的一些搏杀斗争外,死在商队里的人是第二多的。
 
    就像这次,运气不好预见到了盗匪,那你能否活命也只能看运气了。
 
    所以以楚生他们就算管理商队,也从来不会跟着商队一起走的,他们顶多是负责调配一下商队的货物等等。
 
    楚宗光皱眉道:“你跟着添什么乱?一点经验都没有,你怎么带领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