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莱利彩票官网 2018-12-14 21:21 的文章

逞强了一句马阔这才问道你找我老大究竟想要交

  所以现在一听楚休要正经跟他谈生意,马阔也是立刻换了一种态度。
 
    马阔说他的山寨很简陋还真不是谦虚,不大点的山寨根本就连一间像样的屋子都没有,所谓的议事厅都只是用木头随意搭建起来的。
 
    楚休也没有在意,他只是对马阔道:“马寨主,我要跟你商谈的事情有些大,能否让你的人回避一下?”
 
    马阔淡淡道:“不用了,这些都是跟我有过命交情的兄弟,也没什么可瞒着的。”
 
    看着马阔,楚休沉声道:“其实这件事情我是想跟马寨主你背后的人谈的,还希望马寨主你帮忙引荐一下。”
 
    此言一出,马阔的神色顿时一变,不过他随即便大笑了两声道:“我背后的人?老子背后除了我这帮兄弟,哪里还有人?”
 
    楚休慢悠悠道:“马寨主,你也不用瞒着了,我知道,你不是盗匪。”
 
    马阔收敛起了自己脸上的笑容,手放到椅子后面,悄无声息的握住了放在那里的重剑,淡淡道:“笑话!老子这模样不是盗匪,还能是什么?”
 
    楚休直视着马阔的眼睛,沉声道:“你们是巨寇!北地三十六巨寇的余孽!”
 
    楚休此话一出,不光是马阔,在场那些盗匪的面色也是骤然一变,马阔手中的重剑更是直接扬起,立刻就要向着楚休斩来。
 
    不过还没等他的重剑斩出,楚休的刀却是要比他更快!
 
    一抹银色的刀光闪过,转瞬之间便已经来到了马阔的身前!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如此近的距离,马阔甚至连收剑防御都做不到,他一脚踢碎了身后的凳子,想要后撤,但这时楚休的短刀已经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感受到脖子上那冰冷的刀锋,马阔根本就连动都不敢动。
 
    在场其他那些盗匪纷纷喝骂着拔出兵器对着楚休和高备,这一幕差点将高备给吓尿了。
 
    楚休面无表情道:“马寨主,别激动,我没有恶意,如果我想要用你们的身份做文章,我直接告诉北燕朝廷,就算魏郡实际上不归北燕管辖,但只要北燕朝廷一句话,一道悬赏令,你们也会被魏郡当地的武林势力给剿灭的,我也会得到一份不菲的奖励。”
------------
 
第十一章 北地三十六巨寇
 
    刀架在脖子上,马阔就算是不想冷静也不行了。
 
    他直接一挥手,让其他人放下兵器,目光直视着楚休道:“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来历的?”
 
    楚休淡淡道:“猜的,马寨主的功夫不错,一看就不是野路子出身。而且看你们的行为举止,虽然像盗匪,但却令行禁止,没有寻常盗匪的那股散漫之意。
 
    再加上上次马寨主你说出了祁连二字,这就更加引人怀疑了,盗匪和祁连二字联系在一起,除了北地三十六巨寇当中的祁连铁骑,我也实在想不到别的。”
 
    马阔闻言不禁苦笑了一声道:“娘的,感情是老子没管住自己的嘴。”
 
    其实楚休虽然嘴上说是靠着这些细节的观察,其实他能确定对方的身份还是因为原版的剧情提到过关于北地三十六巨寇的消息。
 
    小打小闹是盗匪,但盗匪发展到了极致便是巨寇,劫掠天下的巨寇!
 
    当世三大强国,北燕、东齐、西楚,现在的实力相差不多,但几十年前北燕却孱弱无比,被东齐和西楚联手夹攻,外部都管不过来,更别说是内部了。
 
    乱世当中草莽群雄并起,在燕国北地,一股股盗匪迅速的壮大,成为昔日的北地三十六巨寇,势力强大无比,甚至敢去劫掠北燕朝廷和江湖大派。
 
    不过后来北燕重新崛起,北地三十六巨寇听闻也惹到了北燕武林大派极北飘雪城,被北燕朝廷和极北飘雪城联手击溃,三十六巨寇的首领死的死,残的残,已经不成气候。
 
    在原版剧情中便有北地三十六巨寇的余孽在魏郡出现的消息,正是因为有这个消息,楚休才敢确定马阔他们的身份。
 
    楚休将刀拿开,淡淡道:“我知道马寨主的底细,但却没有宣扬,现在马寨主应该知道我的诚意了吧?”
 
    马阔揉了揉脖子,嘟囔道:“你的刀的确很快,但若是距离再远一些,我根本就不会给你近身的机会!”
 
    逞强了一句,马阔这才问道:“你找我老大究竟想要交易什么?先跟我说也是一样。”
 
    楚休沉声道:“我知道你们三十六巨寇中祁连铁骑的大当家,‘赤面天王’庞虎的下落!不知道这个消息够不够拿来交易?”
 
    马阔闻言顿时一惊,厉喝道:“你当真知道大当家的下落?没有骗我?”
 
    楚休淡淡道:“你把我带去见一见你身后的那位,他自然能分辨出我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况且到了那里,我也不敢撒谎。”
 
    马阔想了想道:“行,那你跟我走吧,我老大在北殇邙山那边,需要走几天才能到。”
 
    殇邙山原本不分南北,只是一片山脉,不过中间的山脉略小,通州府便在中央,所以被魏郡当地人称呼为北殇邙山和南殇邙山。
 
    楚休现在所在的地方便是南殇邙山,通往南山矿区,而北殇邙山则是在通州府北边,通往燕国。
 
    马阔一路带着楚休前往北殇邙山,抄小路也用了五天的时间,这才到了北殇邙山。
 
    北殇邙山中,一座规模不小的山寨出现在楚休的眼前,周围还有高楼箭塔,看模样就要比马阔的那小山寨正规多了。
 
    马阔解释道:“来到魏郡之后,我老大便在这里建立了山寨,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有小股的人分布在外,就像我那小山寨一样。”
 
    马阔吹了几个奇怪的口哨声,立刻便走几名盗匪走过来,对着马阔一拱手道:“马老大,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这小子是谁?”
 
    马阔道:“一个熟人,我先带他去见老大。”
 
    那几名盗匪只是点了点头便没有再管,显然马阔在这里有着足够的威望,起码值得这些盗匪的信任。
 
    把楚休安排在一间会客厅后,马阔便直接离去,显然是去找他背后的那位去了。
 
    楚休也没有着急,就安静的在那里喝着茶,过了不一会,马阔便跟一名同样三十来岁,身形高大威猛,豹头环眼的汉子走了进来。
 
    这汉子的实力要比楚休强上不少,已经达到了凝血境,而且在楚休看来,对方甚至已经到了凝血境的巅峰,只差一步便可迈入先天境界了。
 
    那汉子看着楚休,一股凶厉之气扑面而来,他沉声道:“就是你说你知道大当家的下落?”
 
    马阔连忙道:“这位是韩豹韩老大,以前大当家的亲卫之一。”
 
    楚休站起来拱拱手道:“正是,楚休见过韩老大。”
 
    韩豹直接一挥手,冷哼了一声道:“别废话了,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当然你也别想狮子大开口,否则大当家的消息我也能从你嘴里硬撬出来!”
 
    楚休摇摇头道:“荒无人烟,无论是极北飘雪城还是北燕朝廷都都不会进入其中,也只有一些采药人偶尔才会进入。
 
    庞虎大当家只是想要恢复实力,而不是想要发展势力,这种地方再合适不过了。
 
    况且灯下黑的道理诸位应该都听说过,连你们自己人都想不到庞虎大当家还会留在北地,朝廷和极北飘雪城就更加想象不到了。
 
    韩老大若是不信,大可派人亲自去辽东郡看看,那里肯定有庞虎大当家留给你们的暗号,从这里快马走到辽东郡,月余的时间也能到了。”
 
    韩豹听罢之后面色稍缓,对着楚休拱拱手道:“若是真能找到大当家,这个情我韩豹承了,说吧,你想要什么?”
 
    楚休没说自己想要什么,他反问道:“等找到了庞虎大当家后,韩老大准备怎么做?”